当前位置:首页
> 企业文化 > 文化建设

春萌

时间:2020-03-03 作者:文/图:白虹光 字号:[ ] 分享

立春已过去半月有余,2020年的春天有点不寻往常。年前备年货,年后拜年、串门的忙碌,都因“疫”而止。烟花三月下扬州的季节里,只能宅在家中盼望着烟花三月能下楼。时令不会因此而推迟,春雨如约而至,万物复苏悄然萌动。

自从疫发荆楚,全国都加入了一场看不见的战斗,作为普通公民严守“四不原则”:非礼勿动不串门不聚众;非礼勿听不信谣不传谣;非礼勿言戴口罩勤洗手;非礼勿视网络办公电视会议。不给病毒可乘之机,不给已经满负荷运转的医疗机构添麻烦。作为一名企业员工,自身责任感要求我们在这危机时刻挺身而出,复工生产保家园,安装公司自春节假期就统筹人员管理,梳理返乡人员;制定员工在家隔离措施;积极推进复工复产申请。身为党员更是冲锋在前,复工前对办公区域消毒大扫除,保洁没人党员来,项目复工需派人,首选党员派遣一线。危难之际方显责任重大,“萌”字在古汉语中有通“民”泛指人民,我想正如党员萌发于人民之中的含义吧。

孩子在家上网课,相应号召“停课不停学”,家里已然成为教与学的集市,偷偷背起相机、戴好口罩,躲到街角的一处公园里,寻一寻春天。原来她就在静静的枝头上,嫩芽娇羞惹人怜爱;在枯叶怀抱下的泥土里,努力顶出一抹绿色;在成簇的荆棘中,淡淡露出黄艳艳的微笑。


天地和同,草木萌动。还记得高中时读《萌芽》杂志算是我文学道路上的启蒙,关注的“新概念作文大赛”已经是第二十二届,通过大赛涌现出来的一帮青年已经跟我一样,慢慢靠近“大叔”这个称号。但想到这是中国第一本创刊于1956年的青年原创文学刊物,对中国青年深具影响力,是真正的“生在新中国,长在国旗下”。它所起到的作用正是当年创刊时的期盼,让广大热爱文学的青年如遇到春天的种子般萌发,即吸吮母亲大地的营养,又向外寻找着光明,即融入平常生活,又独树一帜成为各个行业先锋。


   就像这一朵小小的花儿,离开大家庭的怀抱必然独自承受初春之寒,也必独享阳光之暖,从未舍弃的是根,从未忘记的是绽放。“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”,党的教诲永记心间,脑子里浮现出“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……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”的诗句,还是那么亲切应景,朗朗上口又接地气。山花烂漫就在此时吧,没有梅花突出的街角公园,这一蓬蓬一簇簇的“山花”也算独成一色,让这个春天萌动生机。

   日有所思,也有所梦。总想知道这种小花朵的名字却不可得,睡着了却出现在梦里,面对一朵盛开的她,我问道:

   “你是谁?”

   “我的名字是风赐予的,每年让我们迎接春天”

   “哦,迎春的花儿,迎春花……”


 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一朵迎春花开放可能是偶然,一片繁星点点那必定是春天到了。疫情就是命令,在全国支援湖北、支援武汉的行动中有太多感人至深的事迹,这些人可能都是微不足道的普通人,做的事在平常可能也不值一提,但在生死之间显得尤为珍贵,就如一朵花的不起眼与一园春色的艳丽。

   迎春花开草木萌,春已至。钟南携雷火神山,战疫情。举国同源共赴继,国必胜!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